衣末砸

基本上这坑填不完了,我就放出来吧…………没有后续了……没力气填这坑了(x

罗曼,咕哒,和平静的迦勒底

*cp罗曼咕哒咕哒罗曼无差
*我流咕哒
*没有明写性别,因为这份情感无论是咕哒子还是咕哒君都是一样的
*算是迟到的纪念
*为日替毒池攒人品







藤丸立香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接触不到魔法,靠近不了名人,每天安稳度日的普通学生。 

藤丸立香是一个御主。

 以拯救世界之名,奔波于历史长流中,不断战斗以修正历史的御主。

 

罗曼将脸埋进了枕头之中,白色的记忆棉完全没有蓬松的质感,也与舒适或者温馨无缘,最后姑且算是温柔地接受了他施与的力量。

 他眯起眼睛,从刘海与枕头之间小小的缝隙看出去,看着对方挺直着的背脊。 

身为曾经的冠位魔术师,他对那个假借了自己之名的“所罗门”对立香与玛修在精神层面上的骚扰并不是一无所知。 

今天早上紫发的盾兵就以平时战斗时都不会有的动摇表情来了自己的房间,沉默良久,最后却只是天南地北地瞎扯了一气便落荒而逃,之后也一直都没怎么出门。 

就算不是真正的“所罗门”,能够召唤出魔神柱的对方的话语对作战人员的影响也绝对不容小觑。 

自己也是思考了很久,才在达芬奇的劝说下来这里探探对方的御主的口风。 


说是这么说——


 对方此刻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在出战阵容的最后一个空格上填上自己的名字,才站起来转过身。 

“所以——医生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么?还是只是单纯的想来找我?” 

对方走到了床前,罗曼习惯性地做出了平时最常做的动作——丢下枕头抱住对方的腰,将脸埋在对方的腹部。 

比起记忆棉做的干巴巴的枕头来,年轻人富有生机的身体实在是好上太多。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是的,明明是自己才是迦勒底的主要负责人才对,但是无论怎样,这位迦勒底的大宝贝儿——人类最后的御主,实在是可靠到让人害怕。 

面对强大的战斗也不会亢奋,面对弱小的敌人也不会慢待,在紧急的情况下也不会慌乱,在悠闲的情况下也不会忘形,如果说一个什么样的普通人可以拯救这个世界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人了。

 所以,作为一个很没用又很废柴的前·冠位caster,罗曼自己已经习惯了一陷入消沉就会跑到立香的房间求安慰的行为了。 

这么一想,自己要将为这个人所担心的话语说出口,是不是有点太多余了啊。

 罗曼觉得自己脑袋上的呆毛都蔫了蔫,手也松下了劲。 

年轻的御主注意到了这份消沉,又向前走了小半步,轻轻地将手搭在罗曼的背脊上。


 “玛修前面来找过我了。”

 “她问我,当我还没来到迦勒底之前,有没有失去过什么东西。”

 “她还问我,当时我有没有对此感受到憎恨。”

 “我自然是有失去过东西的,也会对失去感觉到憎恨。”那个人嗓音低低的,罗曼半闭着眼睛,靠在对方的怀里安安静静地听着,手臂也略略收紧,“但是这没有什么,失去是痛苦的,会厌恶失去是正常的。” 

“她当时的表情很悲伤,她问我,如果有一个机会挽回所有的失去,我会不会去挽回。” 

“其实我不会啦。”对方的声音带上一些不好意思的笑意,“因为有失去,所以能够抓住的所有东西都变得重要。我憎恶失去,因此我一直在尽全力抓住自己能够抓住的所有东西,这样的话,在最后抓不住的时候,我也没有悔恨的心理。”

 “所以啊……如果可以轻松的拿回失去的事情,那我尽过的所有努力算是什么呢,如果只是给我这样一个机会,那我又要付出什么样可怕的代价呢。” 

“玛修她似乎有些疑惑吧,大概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论点。可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至于她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是所罗门干的吧。”

 虽然知道对方说的人不是自己,罗曼还是有些心虚地将头转了转,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书桌上。

 “虽然都称得上是敌人,但那个所罗门似乎很嫌弃身为御主的我的样子。” 

“之前从来没有找过我,好像也对玛修说过很多我的坏话。”

年轻人松开了手,转身坐到了罗曼旁边。 

那个人的表情虽然严肃,但脸颊却在光线中模糊了棱角,显得温柔了起来。

 之前……常常有事没事跑到年轻御主的房间的罗曼轻易地发现了对方的异样。他伸出手,轻轻覆盖在对方搭在床沿的手之上,盖住了那手背上的鲜红令咒。 

所罗门也来找过这个人了? 

他会对这个人说什么来动摇对方的心志呢。

 “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他问我,一个没有死亡的世界怎么样。” 


彼时,那个黑皮白发的男子以某种挑剔的目光扫视着年轻的御主许久,才颇为矜傲地问出这个问题。 “你觉得,一个没有死亡的世界怎么样?”

 年轻的御主略略低下头,却没有回答。

 “我观察了你很久,”有着贤明君王外表的“所罗门”看向了面前的年轻人,他眉间仍有着沟壑,却不像是初见时那般充满了煞气,“人类最后的御主,你早已洞察了失去,分离,死亡的痛苦,不是么。”

 “因为会感受到痛苦,所以每天都在强迫自己努力,努力去不留遗憾,努力去减少这份痛苦。”

 “这就是我会站在你面前的原因。我们都理解这份痛苦,那么,一个从源头上可以解决这份痛苦的,一个没有死亡,没有分离,没有失去的世界。怎么样?”

 “每个人都以完成的状态被制作出,不会成长也不会退化,每天都是平稳地幸福度日,这样的世界,怎么样?” 

年轻的御主慢慢抬起头来,喉头轻轻滚动了一下。

 “不怎么样。” 

年轻人特有的清亮嗓音掷地有声。

 “我与你不同,魔术王,我不觉得我的努力是在强迫自己,我也不觉得没有死亡的世界是一种幸福。” 

那个人抬起头来,室内温和的光照亮了那仍有着年幼感的圆润脸颊。

 “我们都理解了这份痛苦,所罗门,”立香挺直了腰背,看着面前的王者,“但是没有了这份痛苦,幸福也不再有意义。是的,如果没有死亡,那生命也不再有意义。”

 “你竟然说——”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白发的魔术王半扶住脸,从他的嘴里发出了嘲笑声,“你竟然说,如果没有死亡——生命就没有意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果然是看错人了,藤丸立香,你不过只是一个愚蠢的人类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来问你这样的问题,我果然是松懈了啊——”

 “因为有失去,所以拥有的时刻是珍贵的,因为会死去,所以活着的时间是珍贵的。但是不仅仅是这样的。” 年轻的御主没有理会对方的嘲笑声而继续认真地说到。

 “并不只有我自己的努力为我自己的生命赋予了意义,人们一代一代地死去,所以才会赋予下一代那深刻的感情,意义就是这样被传递着的。” 

“爱也是,怨憎也是,这份努力,即使是你,魔术王,也不会否认他们的意义,不是么。”

 “但是他们终究会消失。”魔术王止住了笑声,冷冷地看着藤丸立香,“当他们死去后,这些情感都没有了意义。” 

“所以活着是爱的证明。”年轻人露出了一个非常浅淡的微笑,“人类才尽着自己所有的努力继续活下去,以期延续这份意义,魔术王,这份努力才是意义出现的来源。”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没有死亡的平稳世界的话,请你告诉我,所罗门王啊,如果没有意义不存在的时刻,那意义,这么空洞的概念,又从何而来呢?” 

“你的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回答,”白发的所罗门王高傲地抬起头来,“但是如果你,最后一个御主,能够收集完圣杯,在最后能够到达我的神殿的话,我会在玉座上给你答案。”

 “等到那个时候,我等可以认同你的这一份努力是有意义的。” 

“好。”年轻人毫不避讳地与对方注视着。


 “那无论我的这次旅途结局如何,这份意义都必会回荡在这宇宙之间,永不消逝。”


 “永不消逝啊……” 

罗曼看着对方晶亮的眼眸,低低地重复着。 果然,这个人是一个可靠到极致的人啊,他这么想着,给与了对方一个鼓励的拥抱。

 如果那个所罗门不那么善良而是提到另外那个议题的话……我可能就会后退了呢。 御主用力地回拥住对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比如,拯救了人理之后,自己身为藤丸立香这个人类的结局,在不是光是想到就已经害怕到想要蜷缩起来……再比如…… 再比如注定要分离的所有英灵,即使再如何说着这份不舍是正常的,这份别离的痛苦还几乎是要将身为藤丸立香的存在掏空……

如果对方引诱着自己逃离这份离别的话…… 在几乎像是互相取暖的姿势下,年轻的御主闭上了眼睛,低声地轻轻说着。

 “所罗门啊,其实也不是坏人呢……” 

橙发的青年在听到这句话后似乎像是一下子泄气一样地松懈了力道,完全地靠进了对方的怀中,就这样,在已经毁灭了的世界的某个夹缝中,一直在拼命寻找着拯救一切的契机的两位普通的人类互相拥抱着,汲取着对方的体温,感受着难得的安宁时刻。

 某个在迦勒底中平凡的一天,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了。



 而这一天,距离拯救了人理的御主藤丸立香被彻底软禁,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教主的自制mc皮肤

做出来就挂着分享一下吧( ´▽` )ノ
游戏中效果如图
虾角在头顶所以很难截图(
觉得不好看也不要打我!(殴

两个版本分别是男性模版和女性模版的( ´▽` )ノ不要导入错啦

我乐乎的更新总是显得如此缓慢.......一尾已经摸完蛮久的小鱼。
梗是幼教主。但是大概没人看得出来(x

orz不知道怎么单独发文so....带张截图
温柔到滴水的吓哭大大(

模仿ao3的梗概写个梗

“最痛苦的从来不是从未拥有。”
对于被从遥远的死亡彼端拉回的鲨鱼来说,和九十九游马回归到正常的朋友关系这件事渐渐从达成的幸福心愿变成了不可忍受的事情。

在作为纳修与对方进行最后一战的时候,无论游马的眼眸中闪动着何种色彩,他都是那么用力的注视着自己——哪怕是与其一体同心的阿斯特拉尔,也没有能从自己身上分去对方的一丝注意力。

战败后,漂浮在生与死的间隙中,纳修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当时心脏跳动得那样热烈的原因。
不是紧张,没有恐惧。
找不到答案。
直到双脚重新踏回地面,看到对方闪烁着泪光的暗红色眼眸时。他才意识到,是因为被这双红眸紧紧注视着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

作为他的挚友,鲨鱼自然是对于自己是对方重要的人的事实有充分的自信。

可是,重要的人对于九十九游马来说,要多少有多少。他就是那样一个将自己的光芒无条件分享出去的家伙。
但是对于鲨鱼,这个曾经被对方全心全意的注视,关心,挂念过的人而言。现在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是否能满足这头饥饿的深海之鲨呢?

应该是没有人看的。

来自吊带袜天使的改图。这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感觉真适合这两只><